快三平台官网

当前位置:首页
> 新闻中心 > 集团新闻

【一带一路故事】一双劳保靴的奇妙之旅

发布日期:2019-07-12 信息来源:水电八局 作者:杨珂欣 罗艳梅 字号:[ ] 分享

编者按:日前,国务院国资委公布2018年度(第二届)中央企业品牌故事大赛获奖名单。本文在全国所有央企作品中脱颖而出,荣获“2018年度中央企业典型品牌故事”。获得该奖项的文学类作品仅7个。

 

一天,主人把我从储物间的角落里找出来,放进一个行李箱,说要送给他的儿子——“楠楠现在也跟我一样干工程了,要天天跑工地,把这双宝贝给他,让他好好工作。”

我当时心里直犯嘀咕,主人是一个很敬业、很专业的工程师,跟着他这么多年,我倍感自豪。而他的儿子,小时候可是个调皮孩子,他能好好利用我么?我闲了这么多年,还能发挥好价值么?……不容我多想,主人已经把我塞进箱子里了。

说了这么多,还是先来个自我介绍吧:我是一双有故事的劳保靴,加入中国水电八局已经二十几个年头了,作为一家国企的“老员工”,想给大家讲讲这些年的奇妙之旅。

缘起二滩

1991年,我来到中国四川,正赶上二滩水电站建设期。那是由中国、法国、意大利三国公司联合建设的水电站,其中,中国的主要参建单位就是水电八局。

我的主人,是二滩水电站的首批建设者。在那段最艰苦的日子里,我一直陪伴着主人,走遍了工地的每一个地方,他也认为我仿佛是个“保护神”,狂风暴雨、烂泥荆棘,在我面前都不值一提。

我有时觉得跟着他有点倒霉,总是四处奔忙,很少有时间呆在房间里休息。不过,虽然工作时脏点累点,但回到家,主人却对我疼爱有加,从不把我随地乱扔,总是不厌其烦地将我清洗干净,好好保护起来。这让我感觉暖烘烘的,心甘情愿地等待着下一个雨天来临。

就这样,我伴随着主人渡过了二滩建设的无数个日夜。2007年,当听到二滩电站荣获“中国土木工程詹天佑奖”、创造了多个“世界第一”的喜讯时,我得意地想:能让外国专家刮目相看的工程,这里面多少也有我的一份功劳吧!

原以为离开二滩,我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,心中还有些小担忧,害怕被主人抛弃。没想到,他一次又一次地将我打包进行李箱,带着我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工地:在三峡,我见证了世界水电建设史上的奇迹;在长沙,我看着一幢幢装配式楼房像“搭积木”一样拔地而起;在深圳,我感受到了风驰电掣般的地铁速度;在安徽,我目睹了全球最大绿色矿山的风采……

二十多年来,我跟随着主人的步伐,从深山老林走进了城市中心,经历了企业的改革发展,也见证了祖国的繁荣富强。

纸飞机飞

主人退休后,我就被他珍藏在家里,直到被“塞进箱子”的那一天。在密封的行李箱里,我什么也看不到,只感觉颠簸得厉害,耳边还传来了飞机引擎轰鸣的声音。歇息了这些年,我的心又开始跃动起来,憧憬着全新的奇妙之旅。

当我“重见天日”的时候,一张陌生又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——主人的小儿子、我的新主人,竟已长得如此高大?我跟着新主人踏出房门,看着陌生的天空、陌生的土地,还有不远处那座陌生的大坝,不禁好奇自己究竟身处何地。

新主人正跟一位皮肤黝黑的姑娘交谈着什么,用一种不知名的语言,说得极快,我一句都听不懂。过了一阵子,姑娘口中蹦出两句半生不熟的中文,我隐约听见了“非洲”“加纳布维”“沃尔特河”几个字眼。原来,我竟已漂洋过海,来到了非洲大陆。远远望见那座崛起的大坝,想必就是我们的新工程,真是迫不及待想去看看。新主人仿佛听见了我的召唤,带着那位非洲姑娘一起向大坝走去。

加纳布维大坝之巅,一边是被拦腰截出的高峡平湖,一边是落差百米的沃尔特河。新主人从包里掏出一张白纸,写上几句话,然后折叠成一架纸飞机,哈了一口气,把它掷向大坝下游。轻盈,蹁跹,纸飞机划出一段漂亮的弧线,飞往波涛滚滚的沃尔特河……

从那以后,每隔一段时间,新主人都会来到大坝,放飞一架纸飞机。我想,那也许就是他对老主人的思念和祝福。非洲姑娘有时也会一起来,看着飞翔的纸飞机高兴地叫:“China Plane, go go go! Make one to take me to China!”(中国飞机,飞飞飞!做一架载我去中国吧!)

我很庆幸来到加纳布维,看那夜幕下闪烁着的处处灯光,给宁静的非洲土地带来了无限活力。我想告诉当初二滩水电站的同伴们,我不仅走进了城市,还走出了国门。

如今,布维水电站已竣工发电并移交给了加纳政府,承担着加纳整个国家三分之一的电力供应,工程还荣获了中国建筑行业的最高荣誉“鲁班奖”。加纳总统纳纳?阿库福-阿多先生也对我们建设的水电站赞不绝口,他很感谢中国提出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,为加纳人民带来了光明和幸福。

安德鲁的舞鞋

在加纳布维的日子里,我跟着主人参与工程建设之余,还学会了英语。2018年4月,东边的乌干达卡鲁玛项目传来消息,要抽调一位既懂工程建设,英语水平又高的中方员工过去,给非洲员工教汉语,说是要加强“本土化”建设。

主人是重点大学的90后高材生,英语说得极好,主动请缨前往卡鲁玛。我虽然有点舍不得加纳和那位非洲小姐姐,但也只好乖乖钻进了行李箱。

在卡鲁玛,我认识了主人的汉语学生安德鲁,他毕业于乌干达基督教大学,是当地难得一见的年轻工程师。安德鲁说:“汉语是世界上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,随着中国对非洲的影响力不断加强,我们学习汉语的趋势会越来越强。”

“项目部正在建设的工程,是乌干达从未进行过的工作。”安德鲁顿了顿,眼睛里放出憧憬的光芒,“在乌干达,中国正在承建一大批项目,从电站到矿井,从道路到桥梁……相信在中国朋友的帮助下,我的祖国一定会更加强盛。”

卡鲁玛原本是乌干达版图上一个岌岌无名的小村庄,只有近百名居民,在相对落后和原始的非洲,它和许多偏僻的村落一样,静静等待着现代文明的洗礼。也许这样的等待会持续十年、二十年,甚至更久……

中国水电的到来极大地加速了这一进程。卡鲁玛项目是中乌两国元首共同推动的“天字号”工程,作为乌干达最大的水电站,它承载着这个国家的百年梦想。乌干达总统约韦里?穆塞韦尼先生说:“中国水电是一家好公司,卡鲁玛水电站为我们带动了经济发展,也帮助我们培养了一大批技能人才。”

作为汉语师徒和技术搭档,主人和安德鲁待在一起的时间很多,我跟安德鲁的小皮鞋也日渐熟络。小皮鞋告诉我,安德鲁还是当地的“舞王”,他录制的一期名为《一带一路上的非洲小哥喊你一起来搬砖》的舞蹈短视频,在水电八局网络小视频号《八局之声》上播出后,几天时间就达到了6500多万人的点击量。6500万是啥概念?我不太懂,但听主人说,这是一次中国企业的现象级品牌营销,也是中乌两国人民友谊的见证。

再后来,主人接到了回国的调令:在金沙江白鹤滩,一座世界在建最大的水电站正在兴起。

我也很高兴,离开祖国这么久,终于有机会回去看看。但这一次,主人没有让我同行,而是把我送给了安德鲁,让我这个来自中国的“保护神”,继续守护着非洲的小伙伴。

我想,这样也不错,作为主人的代表,作为中国精神的代表,能够扎根非洲大陆,看着中国水电的足迹遍布世界,的确是我最好的归宿。

我是一双劳保靴,我的奇妙之旅,仍在继续……


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浏览次数: